王義桅
  近年來,作為對美國重返亞太戰略的反彈,中國學界、媒體對戰略異常興奮,一些人言必稱戰略:西進戰略、一路一帶戰略、海洋戰略、周邊戰略、公共外交戰略……不一而足,中國似乎邁入全民戰略時代。禍兮,福兮?
  不久前筆者參加一個絲綢之路經濟帶會議,對此感觸頗深。與會國際嘉賓對中方的絲路戰略連連發問:何謂絲綢之路經濟帶?包含哪些國家?中國想幹嘛?給我帶來什麼好處和風險?如何與已有的地區架構兼容?而筆者發言題目是“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文明解讀”,反響就溫和得多。這是筆者在布魯塞爾任外交官的經驗:每當歐洲人大談特談人權、自由時,隨即以《道德經》回敬之,對方往往有兩種反應:一是也順著大談特談中國文化起來,顯擺自己也是文化人;二是氣急敗壞地反對扯遠了,但擔心被嘲笑為沒文化,只好作罷。無論哪種結果,都以中華文化解構了現代歐洲文明的傲慢與偏見。這就是文明的威力!
  為何要多講文明呢?除了中國是文明古國、西方文明邊際效用遞減外,開創人類新文明的期許,使中國人不得不再次睜眼看世界。誰叫中華文明是唯一連續不斷且顯勃勃生機的古老文明啊。
  不同於魏源時代中國輸在文明的代差——所謂師夷長技以制夷的戰略無力回天,現時代中國要以開創人類可持續發展的新文明取勝,助推中國成為世界領導型國家。故此,慎談戰略,多講文明,應該成為中國崛起的座右銘。這也是對外溝通的成功之道。美國人篤信,世界上只有三個國家有戰略,過去的大英帝國,今天的美國,明天的中國。明天就這麼快到來了嗎?
  戰略濫觴的原因,一是缺乏時代公共精神,對與中國不直接相關的國際問題鮮有興趣;二是缺乏國際意識,從過去的天下觀一下子滑落到近代以來民族觀、國家觀、權力觀,教科書里中國史與世界史分開,觀念上以中外關係代替國際關係;三是缺乏文明自信與自覺,淪為西方一般見識,還在效法西方、趕超西方里兜圈圈,比如拋棄不結盟政策、組建自己聯盟體系的衝動。中國的戰略饑渴症可以理解,大談戰略其實掩飾自己沒招兒。
  傳統中華哲學認為,戰略有三部曲:一是實事求是;二是實是求勢;三是實勢求是。簡言之,以是求勢,乃戰略之精髓。從這個意義講,過去中國的戰略是韜光養晦、順勢而為,經歷謀勢而上,發展到今天的造勢有為。
  大談戰略,是現實主義濫觴的寫照,篤信有力才有利,有利才有權。其實,戰略不是設計出來的,本質上是做出來的。千萬不要以為戰略就是話語權,多談就是話語權的標誌。情形恰相反,多講人類文明、中華文明,為國際社會貢獻時代價值,以知行合一精神,提升中國的國際公共產品供給能力,中國就自然成為世界領導型國家。這正應了老子那句話——為而不爭。
  一句話,超越狹隘的國家情懷、崛起心態,擯棄戰略誘惑,多講文明,多言公天下,方能重建我中華道統,成就我中華神威。▲(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越秀

uw88uwzw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